你的眼神很有殺傷力

你的眼神很有殺傷力,就象一下穿透我的心底,我想向你表達,可是沒有那種勇氣,面對著無奈,是那麼的身不由己。愛你好多年,還是那樣有愛無期,在彼此的眼光裡,都埋下瞭愛的伏筆。想愛,還不可能。不愛,還鼓不起那種勇氣,隻有接受著痛苦的煎熬,嘗受著愛的疾苦,撕心裂肺般的為你。想你就象在美麗的桃花樹旁,愛你就象吸納玫瑰花的清香,遠和近都在品嘗,卻得到的答案,叫我無法想象。

桃花林很美,可是我卻無法見到,美麗的玫瑰很有芬芳,可我還是無法品嘗。我隻有抱著那束罌粟花,在攫取夢的崖,太毒辣的美,叫我品嘗,我無法走出那痛苦的芬芳,就象那苦命的鴛鴦,在獨自滑翔,沒有水兒的芳香。我無法奏出最美的樂章,即使把琴弦彈碎,也不能得到你的青睞。仿佛我是你的苦命鴛鴦,無法走出那苦命的道場。

多想有那美麗的機會,與你擦肩而過。可是你卻總是不給我。我給你打電話,你不接。給你發信息,你卻是那麼的婉言拒絕。就象我是你愛的累贅,無法接納,更無法吸收。你把躲避當成愛的擁有,不敢面對所發生的一切,就象心裡的痛癢,還無法祛除,隱隱約約還在痛癢。想要忘記,還難以忘記,就象一把愛的枷鎖,鎖扣著自己,無法走出。

桃花林的美麗曾讓你止步,玫瑰花的清香曾讓我身不由己。多少年的等待,總是那麼的有期和無期,我象在品嘗愛的疾苦。面對著多少次的無奈,我放棄瞭最佳的時機,看到從我身邊擦肩而過的你,就是無法表述,眼看著你,悄悄從我的身邊溜走,我也無能為力。憔悴、無奈常常伴隨著我,我就象一個愛的氫氣球,不知道飄落到哪裡,哪裡才是我落下的港灣。

昏暗的燈樹在一閃一閃,視覺就象在塔樓的頂端,躺在角落裡的男人,象一棵冬青樹,紛落的葉子,苦不堪言。自己就象一個無傢可歸的流浪漢,在街燈處亂顫,從視覺的搖曳裡,看到美麗的鳥,那是青鳥不在的時候的蕭條。

浪峰占據瞭瞬間,樓宇在夢裡搖晃,飛簷走壁的鳥,無法落巢,象柔軟的提起那美麗的遲到。一次次割破愛的嘶鳴,就象麋鹿找不到愛的黎明,黑暗的屋頂在躍躍欲試,獨自的傷悲把愛刺痛。

鈕扣多次被大膽的打開,又是那麼的無奈扣上。看到拉鏈裡飛出的鳥,自己還無法抓到。想以情人的方式擊中你的要害,可是那梨花的白伸不進春天。

午夜裡的盤旋,愛情裡的動顫,鷺鳥飛起來的樣子,很是可愛。紫荊花和木槿花,在夢裡火焰般的飆升而愛的爆炸中沒有姓名。喧囂時刻都在發生,蝙蝠的翔集象滑過地板,從傾倒中把高大扶起,絕望和羞恥在喘息中進行,從赤裸的天空上,聽到四肢開關的聲音,象一部歌曲,從美麗的洞穴裡飛出。

一隻美麗的蝴蝶,在創造美麗的空間。我象在搖晃中把美麗的蝴蝶抓到,放在那堵愛的墻裡,進行蝶變。窗子就在那邊,從窗子裡飛出的鸚鵡並不比蝴蝶美。脈脈含情的杜鵑花,在火紅的看著我,我真的有時衣不遮體,想肯定點東西,引起你的好感和註意。

今夜裡,粗大的桃樹穿插在桃花之中,把樹上的畫眉,都惹得蠢蠢欲動。魚死網破的幻想不知何時發生,畫傢的手,是否畫出最美麗的圖畫。

燭火一陣陣灼痛,我貌若天仙的你,何時能體嘗我的蠟燭。那蠟油燃盡時,我還像為你點著篝火,在我愛的夢裡燒灼。

心跳和體溫,都是那麼的柔情似水。我象病倒在你的床前,被你疼愛的撫摸著。你蘭花草的清香,象你的一襲羅帕,揩盡我相思的淚,我為你真情的流露。

整個的冬日裡,我象雪白的雪在想你。不論天氣多麼的冷,寒氣多麼的逼人,而我愛你的心不減,愛你的情不變,就象那雪白的瑞雪一樣,為你裸露美麗的潔白,那麼的一塵不染,純凈如初。

你的眼神很有殺傷力,你不覺得出。

虞美人,露思如雨,秀美如畫
從撿起夢囈,到出逃的醒
情牽夢的狂熱,一樹玫瑰花開,一座山中美景

談判尤物電影版:腦戰一萬呎高空 The Negotiator: The Movie 夜刑者 Redemption 貓侍2 電影版 NEKO SAMURAI 2 – A Tropical
殺手沒有假期 In Bruges 【特賣】初夏新品 日本森德西卡寶寶涼蓆床墊/涼爽單品/寶寶悶熱流汗 朝聖+紙本《國家地理》雜誌1年12期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