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男孩

【摩達客】(預購)美國進口The Mountain 咒語貓頭鷹 短袖女版T恤精梳棉環保染 – 限量出售 bossini女裝-圖案T恤75珊瑚色 – 超值獨家 日本Portcros 預購-天絲棉素材七分寬版褲(共四色) – 熱賣好物
全站熱銷 – 橢圓形焗烤盤 巧克力色 【TELITA】吸溼涼爽挖背背心-灰綠 – 非逛不可 非逛不可 – 霜冷長河_文學_書籍-雜誌-報紙

那是一位善良的大男孩。

他被急行的轎車撞死瞭,他的懷裡抱著一隻小黃狗,多麼可愛的小黃狗,它在大男孩死掉的地方嗷嗷的叫著。

深夜,大男孩傢最後的山頭上緩緩的冒著青煙,漸漸的形成瞭一個人形,那不是去世的大男孩的身形嗎?

“我不是被車撞死瞭嗎?”大男孩提出瞭疑問,“這好像是傢不遠處的山頭,這是自己最容易落淚的地方。”

他想起瞭跟第二任女朋友玩耍的種種,一起歡笑,一起吶喊,可惜風雲的變換終究是無法預測的,在不知道怎麼回事下,他們分手瞭,他感覺自己在哭泣,可怎麼也不落淚。

他走下山去,看著松樹來回的擺動,他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風,他也感覺不到寒冬的刺骨。

他認識守山人傢裡的狼狗,那隻狗在害怕,汪汪的向著他叫,這是狗的警告,命令大男孩不要靠近。

現在他明白瞭自己現在是鬼魂瞭,一隻孤魂野鬼。

大男孩一直想看看爸爸媽媽,於是他往傢趕。

路上靜悄悄的,也隻有路燈照亮著他回傢的路。

“爸媽會想我嗎?”大男孩想,“他們被我這個不孝的兒子氣的夠嗆。”

突然,有人騎著電動車穿過瞭大男孩的身體,騎車人隻感覺到一下子陰深深的,一下子又好瞭。

“我真成瞭鬼,如果有人能看見我,請不要害怕,我真的隻是可憐的孤魂,我不會傷害任何人的,再說,我好像沒有那能耐傷人。”大男孩自言自語,他的話沒有人能聽見。

他想起瞭他第一任女朋友,她長的比較胖,可能有124斤,至少大男孩是這麼想的,個頭也小,臉蛋也不怎麼樣,還帶有500度的眼睛,當時,大男孩就是喜歡她,可惜人傢不願意跟著大男孩,大男孩很自覺,帶著眼淚默默地離開瞭,大男孩從來不告訴別人自己有多麼的喜歡那個女孩,而且不久,大男孩又談瞭第二任女朋友,所以他更不會告訴別人他對第一任女朋友的喜歡瞭,而且,第一任女朋友根本不承認是大男孩的女朋友。

大男孩走著走著,來到瞭他死亡的地方,那是他這輩子最高興的地方。

大男孩在這裡看見瞭一條小黃狗,小黃狗讓大男孩想起瞭他的小黃,那是他童年唯一的玩伴,那也是條黃狗,當時小黃離世時,他情願死的是大男孩自己。

當大男孩看見小黃狗的時候,小黃狗正好在路的中心,他猜想小黃狗隻有3個月大。

大男孩沖瞭上去,抱著那隻小黃狗就往人行道跑,那是他這一生跑的最快的一次。

大男孩很有狗緣的,大多數狗隻要跟大男孩接觸幾天,一定會變成他的小跟班。

死去的小黃,是在春天下著小雨死的,當時大男孩也不過讀小學,他的成績很差,放學回傢瞭根本沒有人搭理他,甚至他沒有一個人類好夥伴,他很孤獨,那隻黃狗是他所有的寄托,可黃狗離他而去瞭。

大男孩救出小黃狗的時候,他露出瞭三年來第一個微笑,那是真正的微笑,一輛急行的轎車不知道怎麼回事,飛進瞭人行道,把大男孩撞得飛的老遠,他躺在地上的時候看著小狗還好好的,大男孩認為這輩子值瞭,他希望懷裡的小黃狗也能像他心愛的黃狗一樣,伴隨著一個孩子的童年。

大男孩死的時候,嘴上還掛著笑容。

路上已經沒有瞭大男孩的血跡,他記得他的血特別的濃,每次抽血還會暈血來著,所以抽血的時候他從來不會看自己的血液,但是他總看到,暈暈的,說起來真的很丟人。

大男孩在回傢的路上走著。

大男孩小的時候總是生病,所以他養成瞭經常檢查身體的好習慣。

那次大男孩去醫院檢查,檢測的結果是很好,醫生開玩笑說他能活到80歲。

大男孩準備走出醫院的時候,他看見瞭第一任女朋友,她在病房裡。

“她從來不承認是我女朋友,我要看她幹嘛?還是不要管人傢的閑事瞭。”大男孩這樣想。

可大男孩還是不由自主地走進瞭病房。

“你怎麼瞭?”大男孩說,“你不要緊吧?”

“你來幹什麼?”女孩說,“你走吧,我這裡不歡迎你!”

“我不走,”大男孩說,“如果你好瞭,我立馬就走人,所以我懶著你瞭,除非你病好。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哦?”女孩說。

大男孩沒有回答女孩子,女孩子也沒有再說下去。

女孩子明白,也就對大男孩能發發起脾氣,其他人指揮對她發脾氣,自己欠大男孩的太多瞭,不管什麼事,隻要找大男孩,他從來沒有說過不字。

“你還是走吧,”女孩說,“你走瞭我肯定馬上就會好的。”

“我不管,你必須好瞭我才能走。”大男孩越說越堅決。

女孩子不說話,大男孩就站在墻角,靠著墻,有時會閉上眼睛,大男孩也一句話也不說。

一直到瞭晚上,依然沒有人來照顧女孩。

“你對象瞭?”大男孩說,“誰幫你弄吃的?”

“我不用你管,”女孩病怏怏的樣子,說起話來都是用吼的。

大男孩沒有說話,去外面買來瞭吃的,一份二十塊錢的快餐,而大男孩自己隻買瞭面包和牛奶。

大男孩把快餐塞給在病床上的女孩。

“吃吧,”大男孩說,“吃完我就走。”

女孩一句話也沒說,直接就吃瞭起來,吃的時候看見大男孩在嚼著面包。

“他還是那麼省,”女孩心裡想。

女孩吃著吃著就流出瞭眼淚,但她沒有讓大男孩看見,吃完後,大男孩幫女孩子收拾瞭一下,就走瞭。

第二天,大男孩又來瞭,看見瞭女孩的爸媽,還要女孩子對象以及她對象的爸媽。

大男孩看見女孩在哭,大男孩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也跟著哭瞭,突然女孩子跳下瞭床,往窗戶口沖去。

大男孩知道壞瞭,他也沖瞭上去,女孩跳瞭下去,大男孩用手推瞭下窗戶上框,跟著跳瞭下去。

大男孩下落的速度跟上瞭女孩,落在地上的時候,大男孩緊緊抱著女孩,女孩被大男孩在空中翻到瞭上面,兩人都暈瞭過去,而大男孩嘴裡冒著血。

當大男孩醒的時候,他明白,女孩肯定沒事,因為他沒死。

大男孩勉強地下瞭病床,找到瞭女孩。

“你沒事吧?”大男孩說。

“我關你什麼事?”女孩說,“我跟他離婚瞭,你要救我幹嘛?還不如讓我死。”

大男孩又開始沉默,他明白自己在這已經不適合瞭,他能救女孩一次,總不能救多次,他也沒有能耐再照顧女孩瞭,因為大男孩傷的特別重。

大男孩默默地走瞭,走的時候一句話也沒留下。

大男孩現在是鬼魂瞭,他在往傢趕,他想見到他的爸媽,爸媽養育瞭他長大,可他沒有盡一天的孝道,他對不起爸媽,從小身弱多病,成績要差,還不懂事,他就想再看爸媽一眼。

大男孩在想他第二任女朋友,是為美麗的女孩子,可惜無人能挽回厄運。

一開始交往,女孩子對大男孩特別好,大男孩也什麼都聽她的。後來,不知道為什麼,女孩子不理大男孩瞭,大男孩明白,人傢隻是在忽悠他,女孩子從來沒有真正的喜歡過大男孩,可女孩子用光瞭大男孩的錢,還用光瞭大男孩爸媽給的見面禮。

大男孩怕女孩子被爸媽罵,就主動提出瞭分手,錢都被女孩子用光瞭,哪裡會還大男孩一分錢,大男孩被爸爸以及親戚罵的豬狗不如,大男生深深地記得,是罵豬狗不如的,他一個人默默地忍著,深夜裡在心裡念著爸媽對不起,總是忍不住的落淚。

因為從兩層樓上摔下來,上面還壓著女孩,他的內骨斷瞭兩根,在寒冷的冬季,疼的他咬牙吱吱的響,他去醫院買瞭止痛片。

看見瞭第二任女朋友竟然也住院瞭,他都想笑,笑人生太捉弄,他不想走進去,他在門外靜靜的聽著,兩傢人在吵架。

女孩子未婚先育,在跟朋友一起玩的時候摔倒瞭,把肚子裡的孩子弄掉瞭,而且醫生告訴她再也不能生孩子瞭,男方就打算退婚,並要求退還所有禮錢。

女孩子一直在哭泣,大男孩聽出來好像現在連女孩子看病的錢都沒有,本來女孩子傢就很窮,現在就更難辦瞭。

大男孩又忍不住動瞭善念,他先去外面逛瞭一圈,回來的時候,正好女孩子的病房裡沒有瞭別人,他走到瞭女孩子的床前。

“把你的身份證給我用一下,”大男孩說,“我從來不會做壞人的。”

女孩子低著頭一句話也沒有說,也不知道說什麼好,更沒有問,就把身份證給瞭大男孩。

大男孩拿著女孩子的身份證到瞭門診部,交瞭所有的醫療費,回到女孩子的病床前,把身份證還給瞭女孩子,並拿出來瞭他錢包裡最後的一千塊錢,一千塊錢中間還夾著繳費單,繳費單出院的時候是要用的,醫院會收回。

“好好的,”大男孩說,“再見。”

然後大男孩在回傢的路上,救下瞭那隻小黃狗,大男孩就死瞭。

“爸爸媽媽這麼早就醒瞭啊,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。”大男孩想。

大男孩看見瞭爸媽,他最後的願望也實現瞭。

當他看見自己的遺像時,金光一閃,大男孩沿著門口的竹竿瞬間出現在瞭自己的墓前。

一堆黃土,還有一絲絲的泥味,但大男孩什麼也聞不見。

大男孩看見土堆上有大片黃黃的泥土,說明至少過瞭7個星期有餘,墳上插有49面小白旗,墳頭上還有一把白傘。

在隱隱約約中,大男孩好像看見瞭爸爸的婆娑身影,好像一邊插著白旗一邊在哭泣,一邊繞著墳堆一邊喊著:“風來旗下躲,雨來傘下躲。”

墳堆的兩旁起瞭兩個新墳堆,在東方露白的時候,大男孩的身體慢慢的消失在風中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